点击关闭

国旗蒙面-告诉暴徒香港并不是只有他们一种声音

【红杉创始人逝世】

護旗英雄被圍毆,不改初衷10月7日,一群黑衣暴徒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非法集會時,塗污、踐踏國旗。到商場購物的市民林先生撿起國旗,向暴徒怒斥道:“香港是中國的地方!你們不可以這樣!”幾個蒙面人對他拳打腳踢、用傘尖猛刺。他已坐進出租車還被拉下來毆打,改乘大巴後,又有人沖入車廂施襲。幸有防暴警察趕到,頭破血流的林先生被送院治療。

在公眾場所,媒體多次拍到勇敢市民揭下蒙面人面罩的場景。近日,102歲的鄭黃月芳在餐廳遇見一名亂港分子,立即直斥其非,老人被稱為“正義婆婆”。

港人論事,愛說“最大公約數”,停止暴力,恢復安寧是社會的一大共識。試想,地鐵等公共設施,無論持什麼政治立場的居民都要使用的吧!毀壞這些“家中物件”,全香港人都是受害者。從事食品行業的市民劉松新近日對我說:“港人同住一城,休戚與共,止暴制亂首先要靠港人自己,市民一定要站出來。”

在新界屯門經營的萬先生遭遇更慘。今年10月,他的游戲機用品店一周內竟四次被暴徒砸爛,店里的電視機、閉路電視和約1000件貨品被破壞。

義正辭嚴,鐵骨錚錚。在香港挺身抗暴的,有社會賢達,也有尋常百姓。他們是疾風中的勁草。

當狂風猛浪襲至,有人躲過避過,沉默啞忍;有人吶喊抗擊,守護家園。

七旬阿婆清路障,不懼威脅10月6日,香港《禁止蒙面規例》生效第二天,大批黑衣人繼續在多區堵塞道路、打砸縱火,街坊敢怒不敢言。在灣仔,一位身穿白衣的70歲阿婆不顧威脅,把暴徒設置的路障一個個搬開,一群蒙面男女不斷對她叫罵阻攔,用激光筆照射她的眼睛。有暴徒向婆婆扔雜物,她毫無懼色地怒斥:“你們想打死我?打死我好了!”

61歲的萬先生在港土生土長,經營小店22年,他在店門口張貼“撐警”公益廣告後,日子變得不平靜。連遭四劫後,有人勸他搬店或改做網店,萬先生想過放棄,但還是選擇繼續開店。

後來堵路和暴力破壞變本加厲,員工害怕到不敢上班,他再也忍不住了,對媒體記者說:“現在哪家商店生意會好?好多商家、市民一直都在忍,但並不是忍住了就會無事。我決定站出來,希望其他商家都出來說給暴徒聽!”袁先生表示:“我行得正站得正,沒做錯事,不會放棄原則!”

他堅毅地表示,如果下次再遇到,仍然不改初衷,會站出來守護國旗。他也希望更多的市民站出來,“大家都熱血一些,要做勇敢的中國人!”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26日05 版)

幾個月來,國旗在香港屢屢被暴徒毀損侮辱,愛國市民一次次發起護旗活動。在培僑中學的一次升旗儀式上,記者聽到了師生滾燙的話語:“國旗是崇高的,我們都覺得自己是14億護旗手的一員。”今年國慶前夕,“守護香港大聯盟”發起護旗活動,得到逾萬名市民響應參與,以各種方式配合警方守護國旗。10月1日,2000部出租車掛上五星紅旗巡迴行駛,代表6萬名司機的香港的士司機從業員公會表示,這一舉動表現出香港基層群眾對國家的感情和祝願。

雖然,香港街頭還有暴力肆虐,但穩定社會的中堅力量仍在,正義之士不會寂寥。雨驟風狂中,總能聽到獅子在嘶吼,看見駿馬在奮蹄。

“我覺得我做了一件正確的事情,一點也不後悔。”從事貿易工作的林先生受傷次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說:“這是出於我對國旗的愛護,由心而發。”

是什麼支撐他擇善固執?萬先生說“是因為很多人在支持我。”店鋪被破壞後,有義工前來幫他整理貨品、修理鐵架,不少客人特意“幫襯”生意,例如明明不打游戲機,也買一部回去。在微博中他寫道:“今早一個壯男進來,放下300元說老闆你昨天找多了,轉身就離開。有人買兩條充電線放下500元就走了。這些,讓我一次次感受人間有愛,公義永在。”萬先生說:“其實一句加油,我已好滿足。我好感動,多謝他們!”

類似的一幕發生在旺角彌敦道,10月13日下午,大批人用雜物阻塞交通,一位中年女子把路障雜物逐一清迴路旁,暴徒以粗言辱罵,甚至揮拳相向,有市民擔心她遭“私了”(行私刑),上前勸阻道:“你有幾多條命呀,快點走啦。”她說:“我只有一條命,我一定要阻止他們!”言畢,繼續移走雜物。防暴警察趕來,示威者暫時散去,警察離開不久,又有人聚集堵路,中年女子見狀再度阻止。暴徒用竹竿、雨傘圍毆她,把黑漆噴在她臉上。其他市民拉她離開,這位女子才脫險。

10月12日,暴徒針對大公報發起襲擊,多枚汽油彈扔進柯達大廈大堂。火焰剛撲熄,大文集團發出嚴正聲明強烈譴責。次日見報的評論寫道:過去日本侵略者的鐵蹄壓不倒,港英殖民管治者的封報和黑獄嚇不倒,今天有強大祖國後盾,會害怕你們這些惡行?

採訪中香港愛國人士也指出,止暴制亂不能只靠警隊單獨應對。高度自治下,特區行政、立法、司法等各政權機構、各類公營機構,所有“吃公糧”的人員尤其不能置身事外。記者明顯感覺到,他們強烈要求特區政府更有效地統合力量。廣大市民對18萬公務員和法院法庭都寄予希望。他們說,街頭火光衝天,法院未判案件卻堆積如山,莫讓法律成為“無牙老虎”。

香港知名人士盧文端近日大聲疾呼,所有反暴力的機構、團體和人士聯合起來,組成最廣泛的制暴大聯盟,用正氣壓倒邪氣,全面實現止暴制亂。

多位建制派議員的辦事處多次被砸爛,議員立即著手維修整理,繼續服務市民。9月,“禁蒙面法推動組”多名成員及家人遭到網絡起底、電話騷擾,甚至死亡恐嚇。對此,立法會議員葛珮帆近日堅定地表示,訂立《禁止蒙面規例》加快止暴制亂,是廣大市民的共同願望,她強調“絕不會向惡勢力低頭”。

“護旗哥”做過建築工,通過業餘修讀和奮鬥,成為專業人士。最近在一次護旗活動時,因擔心沒有替換的國旗,他帶上了自家珍藏多年的一面五星紅旗,那是他父親購於上世紀60年代的,他家每年“十一”都會掛上。“小時候不是很理解爸爸做的,後來慢慢明白了。這是給予我的一顆種子,種在心裡的一顆種子。”他說。

林先生接受媒體訪問時直抒胸臆:國旗是國家的象徵,不容破壞。我相信很多人都有一份愛國心,但關鍵時刻要站出來,告訴暴徒香港並不是只有他們一種聲音,香港還有一班希望穩定、和諧、理性的人。

阿婆明白,自己清理了一個路障,他們會再設十個。“我知道我做不到什麼,但我都要做!”她反覆說著。現場有縱暴媒體的記者,只拍攝阿婆卻不拍攝破壞者,還向老人提問。阿婆回應:“就算我說了暴徒什麼不好,你們也不會播出的,省點力氣吧!”那記者再追問阿婆有什麼不滿,她說:“你應該問他們為什麼扔磚砸人,而不是只幫他們宣傳!”該記者啞口無言。

另一位林先生因多次保護國旗而被稱為“護旗哥”。8月3日在尖沙咀海旁,黑衣蒙面人把國旗降下並拋入大海,第二天一早逾百名市民前來升國旗、護國旗。8月5日晚,再有黑衣人拆下國旗丟入海裡,幾小時後,100多位市民相約趕來升起五星紅旗。林先生代表大伙兒發出鏗鏘宣言:“你們拆一次,我們升一次!”

林先生相信正義者大有人在。在商場,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伯曾把他拉在身後,張開雙手護住他;在大巴上,兩位素不相識的女士大聲阻止打人者。林先生坦言,他們人多勢眾,手上又有武器,很多人自然感到害怕,“但害怕不代表退縮,如果人人退縮,香港豈不成了暴徒的天下?”

在香港持續數月的動亂中,各界團體、人士一次次發聲,譴責暴力。其中一份聲明,參與聯署的團體多達570個。8月,大批市民排除干擾,無懼風雨參加3場大型支持警察活動,最多的一次47萬人參加。在“反暴力、救香港”大集會現場,記者問一位腿部骨折的女士,為什麼打著石膏坐著輪椅還要前來?她說:“看著暴力搞亂香港,身體的傷痛遠不及心痛。”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憤憤然說道:“錯的就是錯的。暴力打壓異見者、破壞城市,看你不順眼就打,簡直惡過黑社會!”10月14日,他開通微博並寫出心聲:“我不希望怕事退讓成為常態。反暴力,救香港,請大聲說出來!”

■記者手記誰道香江萬馬喑幾個月來的香港亂象,市民真的受夠了。在一次雨中進行的反暴力集會中,市民伍先生說的一句話令人記憶猶新:“如果繼續沉默,只會眼睜睜看著我們的家園墮入深淵。”

屯門小店連遭劫,堅守公義袁先生經營一家榴蓮食品店,開業逾四年,生意挺好的,由於表明反暴力的立場,食品店在各大食評網站被幾千條惡評攻擊,顧客少了,多次被迫臨時休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