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晚报采访-那也是沈阳晚报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世界杯赛场的采访席上

【小学生被踢后身亡】

由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日益形成世界共識,越來越多的國家加入到這一戰略機遇中,更開闊多元的國際合作新模式帶來全球互聯互通的共贏發展。2019年9月,沈陽晚報啟動致敬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一帶一路”大型旅拍行走活動,記錄沿途驚喜。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今天,是第20個中國記者節;今年,是《沈陽晚報》創刊的第34年;今天,是每位新聞人覺得驕傲的日子。

20132010年7月31日,撫順遭遇特大暴雨襲擊,多地發生洪災。沈陽晚報記者王立軍第一時間趕赴現場,趟著齊腰深的洪水挺進上夾河鎮古樓村和荒地村兩地,採訪村民,瞭解受災情況。

隨歷史而馳,用腳步丈量,列入本文的每個珍貴瞬間,都是一種記錄,關於時光,關於情義。我們選擇在這樣一個特殊的節點,再次回眸,細數年華。

1999謝軍,中國國際象棋史上的旗幟人物。她為中國乃至亞洲首次摘得女子國際象棋世界冠軍,使國際象棋從歐美國家的舶來品變成家喻戶曉的智力運動,極大地推動了我國棋類運動的發展。

時光有痕,更願時光有感,不舍你我。

2013年8月,還是撫順。在清原特大暴雨洪水災區,沈陽晚報記者白昕與災民同行同力,也為他們送去溫暖與力量。

報紙天天見,“使命必達”是發行員的承諾。穿越風雨,數九寒冬,他們都踐行著這份與沈城讀者的約定。

對文字及影像的執念,對採訪和與世界洞穿交互的熱情,幾乎是所有新聞人與生俱來的基因,這種情感還有一個專屬的名字——新聞理想;也正是因為有了這份情感,讓無數新聞人願意一路堅守,風雨前行。

2008災難面前,我們同在。2008年“5·12”汶川地震,沈陽晚報記者劉宏偉趕赴汶川,見證眾志成城的救援,感受重建家園的信心。鏡頭將小女孩的瞬間笑容定格,雖歷苦難,心懷希望。遠隔千里,其心與共。採訪持續半個月,電腦壞了,記者就手寫成稿,再用電話一句句念給編輯,編輯一句句敲打成文,一篇篇來自災區第一現場的報道就這樣呈現在讀者面前。

20012001年,新世紀之初,沒有微博,沒有微信,更沒有App,媒體與讀者的互動還主要通過書信。讀者們把對報道的看法、建議與共鳴都寫在信里,記者們則一封封仔細研讀並認真回覆。這些“飛鴻”是信任,是責任,更是貫穿讀寫兩端的深情厚誼。

潮頭回望,無他,惟初心耳。“你我為了理想,歷經了艱苦,我們曾經哭泣,也曾共同歡笑,但願你會記得,永遠地記著,我們曾經擁有閃亮的日子。”是的,不論那過去或未來的日子究竟是靜好悠長還是激越洶涌,它都是那麼閃亮,並充滿意義。

沈陽晚報、沈報融媒記者薑虹本版資料圖片由沈陽日報報史館或記者本人提供

2005多年來,沈陽晚報與娛樂圈的關係都是“杠杠滴”,明星名人來做客也是本報的金牌欄目。從鋼琴大師郎朗,表演藝術家陳佩斯、朱時茂、林永健,到當紅明星張靚穎、尚雯婕、董璇、沙溢、印小天、井柏然、李易峰等等,都曾來到報社與讀者面對面交流。圖為2005年,郎朗做客沈陽晚報。

一年後,沈陽晚報記者唐葵陽再赴汶川,探訪災區重建情況。祭奠悲傷,呼喚新生。

19951995年8月,沈陽發生特大洪災,數萬官兵在抗洪一線與洪水展開搏鬥。沈陽晚報記者現場拍攝了多組照片,與官兵同吃同宿,記錄下他們抗洪搶險的信念與無畏,也見證了這座城市所擁有的無窮力量。

昨日、今朝和明天,關於遼寧和沈陽的精彩,乘時代之翼,越飛越高。

2004安多,西藏的北大門,平均海拔5200米,有“世界屋脊”之稱,這裡與沈陽有著不解之緣。從1995年開始,沈陽開始派遣幹部前往安多開展援助工作。圖為2004年5月,沈陽晚報王振軍(左)、王大局(中)和李明欣(右)3位記者前往安多縣採訪沈陽援藏幹部,記錄他們的“西藏故事”。

2019壯闊70載,奮進新時代。2019年10月1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20餘萬軍民以盛大的閱兵儀式和群眾游行歡慶共和國70華誕。凝聚歷史、貢獻、精神、文化與夢想的遼寧彩車驚艷亮相,高度體現了70年來遼寧對共和國的非凡貢獻,有力表達了4300萬遼寧人在新時代展翅騰飛的凌雲壯志。10月9日23時15分,遼寧彩車從北京奧林匹克公園出發,10月10日傍晚抵達沈陽。遼寧彩車“回家”後,沈陽晚報記者呂佳(右)在彩車重新組裝期間對工作人員進行了採訪,揭秘彩車背後的故事。

1999年7月,沈陽晚報記者高寒微(右)赴俄羅斯喀山採訪國際象棋女子世界冠軍賽決賽,其間與謝軍合影。20年後再憶,此景猶在高寒微眼前,“誤機、拒簽、遇劫、伏爾加草原午夜驚魂……似乎不堪迴首的異域之旅,幸好有世界冠軍相伴。作為一段歷史的見證者與記錄者,我為自己的記者生涯感到自豪。”

2005聶耳創作的《賣報歌》是許多人的童年之歌,也是對報紙的最初印象。沈陽晚報也有很多“賣報的小行家”,他們熱愛文學,愛讀報紙,更走上街頭體驗、傳播關於報紙的溫度。

2002這是一個每每想起都值得激動的時刻。劉東作為沈陽晚報當時唯一一名擁有國際足聯官方頒發的世界杯採訪證的記者,在現場採訪了中國隊參加韓日世界杯的三場小組賽。2002年6月4日,在韓國光州世界杯賽場,他親歷了中國隊世界杯的處子秀。

“雖然中國隊0比2負於小組賽第一個對手哥斯達黎加,但是我和中國隊一起見證了中國男足首次踏入世界杯賽場的歷史性的一刻。”劉東說,那是激情燃燒的歲月記憶,那也是沈陽晚報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世界杯賽場的採訪席上。

沈陽,作為中國足球的福地,始終期待更多精彩和奇跡在這片神奇又熱情的土地上繼續發生。

這張拍攝於2005年的照片距今已14載,小報童都長大了,而這份報紙依然在溫暖著這座城市。

20082008年奧足賽,沈陽晚報策划了一組“奧韻”特別策劃。為展示中國文化,特邀遼沈書法名家書寫並贈禮,把“帥”字送給了當時的巴西隊主教練鄧加,“將”字送給當時世界足壇叱吒風雲的小羅。通過這兩幅字,讓他們記住中國,記住沈陽,記住了沈陽晚報。

這隻是記者採訪的特寫一二,不怕苦累,初心永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