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发展-脱贫产业不掉链

【3月托福考试取消】

做好疫情防控,村幹部上門動員不外出、不串門、不集會,一連去好幾家都碰了“軟釘子”:“蓋新房哪有不慶祝的……”

產業找對頭,脫貧有奔頭。集中幫扶,玉馬村發展起油茶、茶葉:整地修渠,改良新品種,引進新技術……幾年時間,發展起600畝高產油茶、2600畝茶園。大石山綠了,油茶畝產過萬元,茶葉達到六七千元,村裡貧困發生率也從34.1%降到7.3%。

蘭坪縣兔峨鄉黨委書記楊子昌是鄉背包工作隊隊長。如何為貧困戶多找“飯碗”成了眼下他的工作重點。

今年25歲的餘冉朵,父親有病乾不了重活,全家的擔子壓在他一個人肩上。

疫情發生後,韋仕盼和村幹部工作量大了不少,全村420名返鄉人員,5個防疫點,每天都要查一遍,“再累、再難,脫貧產業也不能掉鏈,這是咱好不容易建起的‘綠色銀行’。”

“少華老師,這兩天下雨,臍橙怎麼管護?”

在清溪村的脫貧計划上,黃玉光寫道,“大事難事面前,幹部和群眾一起加油乾,有這樣的幹勁,如期脫貧不再難!”

造更多“飯碗”,讓貧困家庭能就業、穩收入。海南開發鎮村防疫消毒、社區巡查、卡點值守等疫情防控扶貧公益崗位,優先選聘貧困家庭勞動力上崗,用工比例不低於60%。

組織扶貧車間、扶貧企業復產。廈門已在甘肅臨夏回族自治州開辦216家扶貧車間。河南西平縣委書記聶曉光介紹,全縣已有143家扶貧企業有序恢復生產,帶動1437戶貧困戶就業。

“感謝工作隊,後天包車送我們去珠海復工。”2月16日,雲南省怒江傈傈族自治州蘭坪縣花坪村貧困戶餘冉朵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疫情防控不斷檔,脫貧攻堅不停頓,兩手抓、兩手硬!”贛縣區委書記胡曉平說,結合掛點扶貧將全區劃分成27個作戰片區,統籌疫情防控和脫貧攻堅工作。

精準施策,讓貧困勞動力有序返崗。雲南省鎮雄縣對縣外務工的46.5萬人監測分析,分類施策開展就業信息服務,發佈5萬個就業崗位招聘信息,統一包車,安排醫務人員全程護送,讓務工人員安全出家門、進廠門。

決勝脫貧攻堅戰,保障更有力。如今,“四梁八柱”的頂層設計基本完成,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形成“三位一體”大扶貧格局。投入更給力。在去年過萬億元扶貧資金投入基礎上,今年繼續增加。“五級書記”抓扶貧,一級抓一級,一紙紙“軍令狀”,對52個貧困縣、1113個貧困村進行掛牌督戰。

“今年脫貧,沒問題!”即將啟程的餘冉朵說話很有底氣:“鄉裡給我們一家三口全找了活乾,我在包裝廠上班,父親當清潔工,母親在麵包廠上班,全家一個月收入1萬多元。”

脫貧根本靠產業。在全國,還剩下52個貧困縣未摘帽,551萬農村貧困人口未脫貧。攻剋最後堡壘,各地各部門頻出產業發展實招:

“疫情主要影響部分貧困家庭收入,對‘兩不愁三保障’的影響不大。”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院長汪三貴也這樣認為。

5分鐘不到,鎮果技站站長黃少華就給出答案:要及時開溝排水,註意黃龍病防控工作。黃少華還不忘@其他幾個臍橙種植戶,一番問答,羅平玉的難題解開了。

剛接完個電話,韋仕盼給大家帶來好消息:“縣裡免費的油茶苗備齊了,下周就能分批拉進村;今年油茶補貼不變;還有,鎮里的茶廠全部復工了,過幾天就進村收購茶青了。”

疫情是戰場,也是考場。黃玉光迎難而上,雙線作戰終於打開局面:說動了村民,17場宴席、5場廟會全部取消;扶貧工作隊把農技員“請”進了村務微信群,隨問隨答;有就業意向的,逐一登記在冊,就近介紹工作崗位。

“山高坡陡石頭多,種一坡才收一籮。”村黨總支書記王存純介紹,過去沒產業,810戶人家的寨子,5年前貧困戶就有253戶。貧困趕不走,小康進不來。這個深山苗寨,成了縣裡最難啃的硬骨頭。

國務院扶貧辦調度分析顯示,當前疫情對貧困人口務工增收產生了一定影響。對症下藥穩“飯碗”,各地各部門按照“分批有序錯峰”要求,優先組織貧困勞動力返程返崗和外出務工。

駐村第一書記韋仕盼邊揮鍬邊提醒大家:“再遠些,幹活要拉開2米嘍。口罩不能摘……”

對症下藥穩“飯碗”,硬措施化解新難題

“村道上,靜悄悄,微信群里好熱鬧。”2月13日一早,清溪村貧困戶羅平玉感慨。

據統計,受這次疫情影響,春節後怒江州近2萬名返鄉務工人員沒能及時返回就業。

暢渠道,化解農產品銷售難題。農業農村部通知要求,拓展銷售渠道、暢通物流通道、促進網絡銷售,開展消費扶貧專項行動。阿裡巴巴發佈“愛心助農”計劃,5天時間,淘寶天貓售出1.2萬噸滯銷蔬菜水果。拼多多設置5億元專項農產品補貼和每單2元的快遞補貼,幫助解決疫情期間農產品產銷對接問題。

今年脫貧任務怎麼收官?韋仕盼信心滿滿,一本脫貧賬早就爛熟於心:“剩下的59戶,其中43戶主要靠產業扶貧,9戶實施危房改造,7戶政策兜底,7月份能全部脫貧。”

打電話、找信息,楊子昌積極與對口幫扶的勞務輸入地珠海聯繫,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包車護送打工者復工。截至2月15日,全鄉有265人報名復工。

小小微信群,作用越來越大。近半個月來,清溪村通過微信群解決了產業種植、農副產品銷售、農資採購等問題16個。

受疫情影響,村裡的脫貧戰場上也“告急”:貧困戶吳華清開的理髮店沒法正常營業;貧困戶張素平外出務工的計劃落了空;貧困戶羅平玉家的18畝臍橙,沒人指導技術了……

雙線作戰,凝聚脫貧攻堅合力2月14日晚,春雨淅淅瀝瀝,黃玉光頂著雨,又在夜色中趕回村委會。作為江西省贛州市贛縣區清溪村的第一書記,一開年就“兩根線”綳得緊緊的。

“沒想到遇到疫情,打工出不去了。”1月16日返鄉後,餘冉朵就一直著急上火,甚至將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了“起程”,盼著能早點回珠海復工。

“一朵茶樹菇,為清溪村撐開致富傘。”村務微信群里,不少村民關心茶樹菇技術。去年村裡舉辦培訓班,村民踴躍報名。可現在不能集中開會了,村裡另闢蹊徑把培訓班“搬”到了微信群,農技員找來種植短視頻,一早一晚時間不間斷播放。

防疫不鬆勁,脫貧產業不掉鏈“布穀飛飛勸早耕,舂鋤撲撲趁春晴。”面對疫情,九萬大山深處的廣西三江侗族自治縣玉馬村開始了別樣春耕。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魏後凱分析,從目前的發展態勢來看,這次疫情對脫貧攻堅影響是暫時的、局部的,不會改變脫貧總體進程。全國貧困發生率超過1%的7個省份,包括廣西、貴州、雲南、西藏、甘肅、青海、新疆,受此次疫情影響均較輕。

2月17日大清早,七八個村民一隊,測體溫、戴口罩,扛起鋤頭走進油茶田,挖土的、鋤草的、清溝的,有序忙活起來。

優供給,發展生產促增收。有關部門加大農資供應力度,發展庭院經濟和“菜籃子”等短平快產品,增加貧困群眾收入。受疫情影響還款困難的貧困戶,扶貧小額信貸最長可延期6個月還款。

“農時不等人。再有半個月油茶就該種了,地整不好,一誤就是一年呢!”韋仕盼坦言,往年春耕,一去幾十號人,今年只能是小分隊。“不怕慢,就怕站。這不,搶了十多天,打算種的500畝地備好一半了!”

對如期完成剩餘脫貧任務,楊子昌很有信心:“全鄉還有3個貧困村、1600多人未脫貧。‘兩不愁三保障’已基本實現,收入沒達標的69戶,採取一戶一策,譬如,安排公益崗位,低保兜底,等等。脫貧,一戶都不會落下!”

對症下藥解難題,怒江組建了若干支“背包工作隊”,他們用腳下的泥、衣上的灰、身上的汗、心中的情,換來貧困群眾臉上的笑。

“這幾天,天天都有收穫。這不,剛談妥了一家企業到鄉裡種構樹,這下又能安排部分貧困戶就業了。貢菜基地開工,也能安排幾個臨時工。”楊子昌如數家珍。他說,每安排一個工作崗位,就多一份成就感。

脫貧攻堅,關鍵在人。從“西海固”到西南邊陲,從烏蒙山區到秦巴腹地,278萬名駐村幹部、43.5萬名第一書記奮戰在脫貧一線。他們把責任扛在肩上,對標脫貧標準踐行著共產黨員的初心。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州委書記納雲德的話擲地有聲:“如期脫貧,咱肯定能!”

雙線作戰,幫手越來越多。“這些天你們辛苦了,現在換我們上陣吧。”連續好幾天,村裡的體溫監測點上,不少貧困戶爭相來當志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