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作战美国-因此在“下一代战斗机”项目中不足以与美方争夺研发主导权

【斯洛伐克内阁辞职】

日本強調新戰機由日本主導研發的第二個原因,源自日美對日本F-35戰機定位差異。早在F-2戰機出現前,日本從美國引進的F-15J戰機被認為不適合執行對地攻擊任務,因此日本決定研發一款多用途戰機承擔這一任務,並與F-15J戰機形成“高低輕重”搭配。雖然日本在F-2項目中失去主導權,但該機仍然較好滿足了自衛隊的作戰需要。

英國BAE公司在“下一代戰鬥機”項目初期,曾建議日本基於歐洲“颱風”戰機進行研發。然而,自2019年底,英國方面正式決定,僅為日本“下一代戰鬥機”項目提供有限的成熟技術和設備,不參與這一型號的未來研發。英國人的“退避三舍”似乎印證美國必然會利用自身在技術和日美同盟中的主導地位奪取項目主導權。

看重主導權計劃2030年前後服役的日本“下一代戰鬥機”是承接1980年前後提出的F-2項目。在F-2項目初期,也被賦予國產“下一代戰機”之名,甚至被認為是日本航空工業騰飛的“結晶”。然而,F-2項目並沒有產生一架日本“國產”戰機,日本對F-2項目主導權被美方剝奪,甚至喪失對航電系統源代碼和整體設計的改進權,導致F-2戰機在服役後長期得不到全面升級,日本媒體形容其在“零敲碎打”的升級中度過30年服役期。

同盟關係下難“當家”在“下一代戰鬥機”項目中,日方曾明確“保證日本戰機可以無縫接入美軍下一代信息化作戰體系中,確保與美軍戰機互聯互通”,這意味著日本戰機需要全面採用美軍制定的信息化作戰新標準。既然標準由美方確定,日本的開發主導權又從何談起?

F-2項目的尷尬遭遇,使日本方面希望拿回新的“下一代戰鬥機”項目主導權。日本防衛大臣河野太郎在談到該項目時,特別指出:“確保未來在改造與升級方面的自主權尤為重要。”

不過,有西方專家指出,日本在喪失F-2項目主導權後,至今未獨立完成第三代戰鬥機的研發和生產。另外,儘管日本多年來一直積累研發第四代甚至更先進戰機所需技術,但總體看日本仍不具備獨立研製第四代戰鬥機的能力,因此在“下一代戰鬥機”項目中不足以與美方爭奪研發主導權。一方面,日本無力獨自承擔眾多核心系統研製工作,最終還需依賴美方的成熟技術和設備;另一方面,日本不可能真正提出“下一代戰鬥機”項目的具體指標,最終該項目仍需要放在日美軍事同盟背景下進行。

日本政府日前宣佈,將在2030年前後正式裝備國產“下一代戰鬥機”,替代服役超過35年的F-2戰機,並與F-35戰機形成新一代搭配。隨著該項目獲得2020年第一筆啟動資金,外界普遍認為“下一代戰鬥機”項目將由日本承擔主要費用並主導研發。然而,近日日本媒體曝出,日本政府正與美方就該項目相關事宜進行磋商,該項目的前景再度蒙上一層陰影。

實際上,在日美軍事同盟關係背景下,日本註定很難取得“下一代戰鬥機”項目主導權,根本原因在於美國不願意也不允許日本獨立發展出這樣一款戰機,即便發展,也須在美國主導下進行。據悉,美國波音、洛-馬等公司已表示,將參與到日本“下一代戰鬥機”項目中。這些軍火巨頭的目標不是分一杯羹,而是試圖重演在F-2項目上“鵲巢鳩占”的戲碼。日本“下一代戰鬥機”項目主導權說到底不是日本想拿就能拿到的,而是由日美軍事同盟關係中日本話語權多少決定的。

日本政府一直強調通過研製和生產國產武器裝備推動本國軍事工業發展,但日本戰後的軍事工業自上世紀50年代初已被納入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體系,喪失了獨立性。同時,日本工業長期呈現重輕工業、輕重工業發展局面,直到近20年,日本政府才開始註重發展民用航空、造船等重工業,完善本國工業體系。日本政府提出在“下一代戰鬥機”上使用國產航電系統和發動機,正是近年來日本企業在相關領域的發展寫照。

自身能力不足日本政府對“下一代戰鬥機”項目主導權表現出信心,但外界對此並不看好。這其中,既有日本自身的原因,也受制於日美軍事同盟關係。

近年來,隨著F-2戰機逐漸老化,日本從美國引進F-35戰機。在美軍作戰體系下,F-35戰機主要承擔對地攻擊任務,並與F-22戰機“搭檔”,形成“高低輕重”作戰搭配,後者負責制空作戰任務。因此,日本自衛隊認為,需要一款類似F-22的戰機,能夠有效遂行制空作戰任務,並與F-35戰機“搭檔”。然而,美方則認為F-35戰機的作戰能力可完全滿足日本所有作戰需求,日本不需要這樣一款戰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