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边防哨所-也是八岔边防连官兵们每天都要走的巡逻路

【浓眉哥受伤】

到達預定的巡邏點時,夜幕早已籠罩大地。帶隊巡邏的張裕懷看了看表說:“今天是元旦,炊事班提前準備了餃子,我們就在這裡架上鍋煮餃子吃!”

上午10時,全連官兵緊急集合。

新兵們跟在隊伍最後,這也是他們第一次赴野外訓練,略帶稚氣的臉龐上滿是喜悅和激動。

“在船管站西側150米處沿江土坎,按‘頭狼’(尖兵)在中,‘火龍’(火力組)在右,‘神犬’(官兵帶著軍犬)在左的一字隊形,以土坎為掩體進行潛伏,是否明白?”晚11時,張裕懷下達命令。

“你會嗎?”“不太會,你呢?”“我滑得好!”“重心往前!”不久,一些會滑的戰士已經在冰面上游刃有餘地滑了起來,不時折返回來為戰友提供技術指導;不會滑的戰士們互相攙扶,在排長和班長的指導下小心翼翼嘗試,但偶爾還是會摔個跟頭。

警報解除,隊伍繼續前進。這時,道路一側突然出現黃色煙霧,疑似是“敵方”設置的“毒氣”障礙。全連官兵迅速戴好防毒面具,奔跑通過“染毒地帶”。

1月1日元旦,剛吃完午飯,記者隨連隊官兵一起巡邏。這已經是當天派出的第二批巡邏官兵,以新兵為主。他們剛下連幾天,也是首次執行巡邏任務。

凌晨5時許出發,記者輾轉來到撫遠時,已近中午。飛機艙門剛打開,一股強大的冷空氣撲面而來,艙外地面的雪片在狂風裹挾下四處飛揚。在白雪的映襯下,“撫遠東極機場”幾個大字格外醒目。

剛完成任務,顧不上休息的營長陳曉標立刻組織了一場講評,就訓練暴露出的問題提出改進方案。“走江面、上島嶼、過沼澤、穿密林,巡邏路沒有一段是好走的。通過這樣的訓練,官兵儲備了體能,錘煉了過硬作風,提高了凝聚力,非常有價值。”陳曉標說。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12日06 版)

兩天來,哨所官兵發現,距連隊三公里處的路口,在半夜有車輛活動,可能是越境捕魚者。根據經驗,越境捕魚者常在半夜出沒。執勤組決定潛伏起來,等可疑車輛再來。

“據哨所觀察,有10餘名‘敵人’正向邊境船管站方向逃竄,危害邊境安全。現在全連官兵分成‘老鷹’‘獵豹’和‘火龍’三個小隊,追擊‘敵人’。”尼超向全連官兵發出指令。從連隊到船管站,路程約10公里。接到命令後,全連官兵迅速向目標跋涉。

夜空中,滿天的星星如螢火蟲一般閃爍。

靜謐的晚上,最先發現執勤組的是哨所的軍犬,它們大聲吠叫,哨所官兵立刻開門查看情況。看到哨所官兵全副武裝,保持警惕,張裕懷放心地點點頭。“今天我們有任務,大家一定不能掉以輕心。在邊防一線,必須時刻保持戰備狀態。”他囑咐官兵。

東極的太陽,來得早,去得也早。不知不覺到了下午3時,太陽已經溜到了地平線。夕陽西下,戰士們的任務並沒有結束。他們收好滑雪板和滑冰鞋,沿著邊防線繼續巡邏。

始料未及的無人機偵察,讓官兵們警醒起來,同步在冰面卧倒,將迷彩背包與槍械壓在懷中。他們身著白色偽裝衣趴在冰面上,站在遠處難以辨別哪裡是積雪、哪裡是官兵。

開欄的話人民軍隊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堅強柱石。從雪域高原到東海之濱,從西北大漠到南海島礁,人民子弟兵用熱血、青春和汗水,保衛著祖國和人民。今天起,本版推出“記者探營”專欄,探訪軍營生活、聚焦軍事訓練,感受新時代中國軍人的新風采。

“這個課目,考驗官兵能不能利用現有的單兵裝備,最大程度隱藏。”尼超向記者介紹。

“這頓餃子,我覺得有媽媽做的味道。我們雖然回不去家,但連隊就是我們的家!”張裕懷邊吃邊感慨。

夜晚,寒風呼嘯,拍在臉上如刀割般疼。簡易爐竈下,火焰被風吹得向東傾斜,無法聚攏。炊事班下士薛海臣是個野炊高手,找來一塊鋼板,擋在爐竈東側,火焰漸漸回到鍋底。大家舒了一口氣,圍坐在火爐周圍取暖。

2020年1月2日“老鷹”“獵豹”和“火龍”零下20多攝氏度的低溫下,黑龍江水系早已結上厚厚的冰層。站在高處,記者看見,冰凍的黑龍江宛若一條黑色巨龍,盤桓在兩側平原之間,一眼望不到盡頭。此時,連隊全體官兵背著行囊,在冰封的黑龍江茫茫雪野中快步行軍。

器材數量有限,沒有第一時間體驗滑雪滑冰的新兵,開展了一場饒有趣味的摔跤比賽。兩名戰士被其餘人圍在中間,摔起跤來互不相讓。

冰天雪地,邊防官兵是怎樣巡邏的?又是怎樣開展嚴寒訓練的?記者走進這支連隊,探尋邊防官兵的冬季練兵故事。

“新年第一次全連練兵,該怎麼開展?”幾天前,連長尼超就和戰友們討論這個問題。1月2日,習近平主席向全軍發佈開訓動員令。“突出以戰領訓、體系練兵、對抗檢驗、打牢基礎、錘煉作風……”八岔邊防連所在旅傳達了訓令內容,號召官兵立刻投入訓練。學習了訓令的要求後,尼超確定了訓練方案。

回程的路上,班長齊林談起了潛伏的感受:“趴在雪地里,腹部感覺涼得透骨,身下的雪會被體溫融化,浸濕棉衣。站起來時,覺得四肢都不能伸縮,腳也是又疼又僵。”

“希望年底考核成績好些,有機會代表連隊參加比武。”新兵吳澤許願。

經過詢問,車上的人是當地漁民,他們想在晚上運輸物資到禁捕區附近的小島。還沒捕過魚,就被連隊官兵發現。官兵們對漁民批評教育後,記錄了他們的信息。漁民們誠懇地表示,以後再也不會在禁捕區捕魚了。

走著走著,記者看到一名新兵眼睛紅紅的,好像哭過。詢問得知,這名新兵叫劉嚴,他的背囊帶子斷開了,一時慌得不知所措,一名老兵幫他拿著背囊走了好久。遠離家鄉,平時和老兵們沒有太多交流的他,現在體會到連隊家一般的溫暖,感動地流下眼淚。

一望無際的雪地上,官兵們踏上了返程之路,在冰雪裡留下一行行深深的足跡。

行軍到一處陡坡,雪在此堆積起來,厚度達1米以上。老兵們每天巡邏,在這種雪窩行走早就如履平地。這時,幾名老兵先走到了坡上,向後方的新兵伸出援手,新兵們也一個拉一個地跟了上來。

……鍋里的水“咕嘟咕嘟”地開了,水汽升騰到空中,餃子逐漸浮了起來。

跌跌撞撞地,大家逐漸掌握了技巧,在冰上追逐起來。他們大部分都是“00後”,紅撲撲的臉頰上都是燦爛的笑容,歡聲笑語迴蕩在空曠的湖面。

“經過幾個月的新兵營磨煉,新兵們能不能順利完成任務?”尼超對他們的表現也充滿期待。

其實,這些“敵人”是由連隊導調組預先派出的“尖刀班”扮演。一路上,他們與連隊其他官兵展開對抗檢驗。

這是2019年的最後一天,晚上6時,記者同執勤組一起乘坐巡邏車,前往下屬哨所檢驗戰備情況。距離哨所一公里時,指導員張裕懷讓駕駛員熄滅了車燈,把車停在路旁。執勤組官兵下車迅速跑到哨所一旁,準備查哨所官兵個“猝不及防”。

“新的一年,你們有什麼願望?”記者問戰士們。

“熟了!”一名戰士激動地喊出來。

撫遠,位於黑龍江省東北部,祖國版圖的最東端,被稱為“東極”。駐守在這附近的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八岔邊防連官兵們,每天與冰雪為伴,隨寒風巡邏,守衛著祖國領土的安全。

“我以前很懶散,希望新的一年自己更刻苦一些,堅決不拖後腿!”新兵卞旭立志。

接近晚上12點,氣溫達到了一天的最低值,熱騰騰的哈氣遇到冷空氣,迅速結成冰晶,粘在戰士們的防風面罩上。低溫檢驗著官兵的軍事素養,也考驗著他們的勇氣意志。

“全連官兵註意,發現‘敵方’無人機偵察,各班迅速呈疏散隊形隱蔽,遮蓋發光發亮物體!”在隊伍最前方的尼超突然停下腳步,卧倒並向連隊官兵傳達指令。

一個多小時過去,前方有車燈的亮光由遠及近。潛伏的官兵做好準備,車一抵達指定位置,很快將其包圍。

就這樣,官兵們破解了一個又一個“敵人”設置的障礙,來到最後的“關卡”。根據無人機偵察信息,“敵人”就隱藏在船管站內。船管站附近地勢平坦開闊,極易被敵伏擊,官兵們據槍緩步搜索前進,最後突入船管站,將“敵人”制服……

“收到!”三組官兵紛紛回應。

火光映襯下,記者看到,有幾名戰士吃著吃著,淚水順著臉頰流到了碗里。

“已經兩年沒休假回家,希望今年能回家看看。”薛海臣說出心裡話。

2020年1月1日餃子有媽媽做的味道冬天的北國邊境小路上,有雪的地方踩上去“咯吱、咯吱”響。車駛過的路面,積雪被壓實,記者走過時腳底有些打滑。這條路是通往邊境的必經之路,也是八岔邊防連官兵們每天都要走的巡邏路。

2019年12月31日雪地里的特殊“跨年”“冬天長夏天短,春秋兩季不明顯。”在連隊駐地八岔鄉,這樣一句順口溜形象概括了這裡的氣候。八岔鄉是赫哲族聚居區,冬季極其寒冷,零下20多攝氏度是常態,整個鄉鎮只有數十位居民留守。官兵熱火朝天地巡邏和練兵,讓冬天的小鎮顯得不那麼冷清。

下士尹朋說:“人在邊關,雖然苦一點冷一點,但身上的責任卻很大。我想告訴祖國人民,邊疆我們能守好,大家可以放心!”

“明白!”官兵們低聲回應,並迅速前往土坎卧倒。雪地里,他們紋絲不動,靜靜等候可疑車輛。

餃子和湯一起盛到碗里,顧不上燙嘴的溫度,大家大口吃了起來。

早已飢腸轆轆的官兵們興奮不已,有人拾柴,有人架鍋,有人取水,有人生火,忙得不亦樂乎。

這次巡邏,官兵們帶上了滑雪板和滑冰鞋。滑雪和滑冰,是我國北部邊防官兵需要掌握的技能。冬天水面結冰後,如果邊境出現突發情況,滑雪和滑冰去處理簡單直接。

到了湖面上,排長邵星和班長齊林分別帶領一組新兵練習。這屆新兵有不少人來自南方,大多數沒有接觸過這兩項運動。他們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為了避免暴露目標,張裕懷“命令”記者回到巡邏車裡。時針已經指向2020年1月1日零點。目光投向窗外,官兵們此時正卧在雪地里,過了一個“普通”的跨年。之所以“普通”,因為在雪地潛伏偵察一兩個小時,對他們而言是“家常便飯”。